這一周,先是與高考相關的話題引爆了網絡。5月31日,在宜春市區至袁州區金瑞鎮的一輛公交中巴上,一名歹徒將5名乘客砍傷,當歹徒繼續舉刀要傷及更多乘客時,高三男生柳艷兵不顧自身被砍劇痛,上前奪下歹徒手中的刀。事發後,他與另一名同學被送醫院救治,兩人因傷情嚴重,無法參加高考。當地教育部門表示,願意不計成本為兩人提供幫助。對此,網友“胡志平”說:“每年我們都為那些確實因為特殊原因無緣高考的考生嘆息。十年寒窗苦讀,就為高考一搏。我們需要高考制度的‘冰冷’,也需要高考制度的‘溫和’。今年教育部和幾所高校對‘英雄考生’的態度,可算是高考制度的一個‘破冰’之舉,令人拍手叫好。我們從中看到了高考制度改革的一個希望,那就是人性化。”另一網友“喬志峰”則有不同意見:“無疑,柳艷兵的精神和義舉都是值得肯定的,也是值得弘揚的。但見義勇為和高考是兩碼事,不能混為一談。作為現如今相對公平的人才選拔機制,高考錄取的依據乃是分數。不管任何人通過特殊渠道上大學,都是對規則的踐踏,對其他學子而言也不公平。柳艷兵已經得到了全社會的高度贊揚,他的見義勇為之舉得到了應有的褒揚。救人是救人、高考是高考,就讓道德的歸道德、規則的歸規則吧。”
  規則確實很重要,比如同樣是因為高考,另一則新聞則讓人很不是滋味:重慶某棟15層高的樓房電梯被停,只因一高考生家長認為電梯運行噪音大,影響孩子休息,遂向物管申請關停。這導致96戶業主爬樓,七八十歲的老人和幾歲的小孩都覺得有點吃不消。但也有人表示理解:“都是當父母的,誰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才呢?”對此,媒體人侯虹斌的批評就挺率性的:“這幾年的媒體報道中,我們經常可以看到,有些地方的高考生家長,自動扮演起交警的角色,組成人牆把考場外的路封住,集體指揮過往的自行車、電動車繞道而行。有的家長逐戶拜訪鄰居,要求鄰居晚上十一點後不得使用抽水馬桶。更有甚者,2012年,杭州一小區的家長怕池塘里的蛙聲影響孩子學習,竟然下藥將一池青蛙毒死。我實在不能理解。憑什麼一人有病、全樓吃藥?我也不認為這說明高考太重要了。具體到這事,根本不能怪考試,而是某些人習慣性地以自我為中心。正如心理學專家武志紅所說的:‘我的不幸必須找一個人去怪罪。這些現象的根源,不是失德,而是這些當事人都是巨嬰。’所謂的‘巨嬰’,表現之一就是人與人之間沒有行為邊界,你的就是我的,我的不高興則是你造成的。沒有行為邊界還有一個要義就是,不在乎個人尊嚴,對體面沒有概念。———但你一旦指出問題所在,他們又會很生氣,認為你冒犯了他們。”
  心理學家武志紅說的“巨嬰”,與作家餘世存說的“類人孩”是對應的,即無知於權利、權利得不到保障、心智蒙昧、身份可疑的人。相比關電梯的家長,中國狗粉是一個更巨大的“類人孩”群體。近日,因為玉林的狗肉節,中國狗粉又吹響了衝鋒號,一股恨不得把吃狗肉的人撕了的囂張勁。大S也發微博聲討玉林狗肉節說:“跪求取消玉林狗肉節!求求人類別吃狗。”這看上去很有愛心的,關鍵是大S老公是開飯店的,而且還是著名的飯店,網友立馬回覆說:“你老公開的俏江南裡面,魚翅撈飯388元(人民幣,約合1830元新臺幣)一份,你先就鯊魚瀕臨滅絕的問題表個態,再來說狗的問題。”而日漸公知化的“鳳姐”倒另有高見,“我個人認為抵制荔枝狗肉節不可取。各地民俗文化應當得到尊重,愛狗者可以自己不吃狗肉,但無權干涉他人吃狗肉。中國幾千年曆史中處於農耕社會,吃狗肉有其歷史淵源。與西方狩獵游牧民族對狗的依賴關係完全不同。況耕牛對農民非常重要,但我看中國任何一個地方都有吃牛肉的人,也沒有農民去抵制。”
  所以,該怎麼看吃狗肉呢?愛狗的人說,“狗能與人進行情感交流,不能吃”,那養蜜蜂的對蜜蜂有感情,還有養蛇的,養螞蟻的,養寵物豬的,如果這些動物都不能吃,那人類都當素食主義者嗎?也許狗粉會反駁,貓狗與其他動物不一樣。動物權利論的鼻祖辛格主張對動物採用平等的道德考量,中國狗粉卻杜撰出“伴侶動物”的概念,認為貓狗比其他動物高等,吃著雞肉三明治、啃著牛排反對別人吃狗肉,這其實是辛格批評的“動物種族主義歧視”,更是雞賊人格。所以,是否吃狗肉,還是汪曾祺在《四方食事》中說得得體:“有些東西,自己盡可以不吃,但不要反對旁人吃,不要以為自己不吃的東西,誰吃,就是豈有此理。比如廣東人吃蛇,吃龍虱;傣族人愛吃苦腸,即牛腸里沒有完全消化的糞汁,蘸肉吃。這在廣東人、傣族人,是沒有什麼奇怪的,他們愛吃,你們管得著嗎?……總之,一個人的口味要寬一點,雜一點,對食物如此,對文化也應該這樣。”
  其他看點還有:@銀教授 調侃說:“世界杯開幕式打算讓一個癱瘓少年開球,呵呵,裝×,如果真的關愛殘疾人,為什麼不讓中國隊出線?”@劉化童 說:“一次,我和朋友在左岸喝多了,半夜三點在街頭瘋狂找廁所。在痛罵一番巴黎廁所太少之後,發現一處其貌不揚的建築頗為隱蔽,趕緊在夜色的掩護下迅速解決。朋友說,你居然敢在巴黎市政廳門口撒尿?我辯解:它一沒攝像頭二沒‘為人民服務’的標語三沒荷槍實彈的警衛四不是豪宅,誰曉得它是權力機構啊?”阿裡巴巴牽頭的財團以5億元人民幣投資國內財經媒體21世紀傳媒,阿裡或將占增資擴股後股權的20%。鈦媒體創始人@趙何娟 說:“中國媒體走了幾十年,準市場化總共算上也就二十來年,終於邁向了財團競購媒體,雖正值媒體徘徊期低迷期,但這正是可喜進步。西方媒體財團化都百年了,此時正是中國財團抄底媒體的最佳時間。市場也會形成財團控制與公信力的博弈。” 
  □狂飛
創作者介紹

淨水器濾芯

af01afag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